联系我们

联系人:吕鹏鹤 网站:http://www.dasxhotel.com 邮编: 地址:广东省深圳市光明新区公明西田第三工业区26栋 电话:13612915600 传真:27198198 ....

渤海入海排污口排查先行探路 环保铁军踏上海洋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 日期:2019/07/04 14:51 浏览:

大海里有什么?除了浒苔、海草,鱼类、贝类,环保人还有个答案:排污口。最近,生态环境部启动渤海入海排污口现场排查工作,780名环保人分260组前往河北唐山、天津滨海新区、辽宁大连、山东烟台等4地,他们的目标是1700公里海岸线上的所有渤海入海排污口。

连续一周,这群环保铁军涉浅滩、爬岩石、盯无人机画面,在体力、眼力、脑力的多重挑战下“不放过任何一个排污口”。

伸向大海的排污口

排查山东烟台的一处停满了渔船的小海湾时,生态环境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的陈尧闻到了熟悉的味道。“大海就这味儿,海风夹杂着咸腥”,这位毕业于中国海洋大学海洋专业的高级工程师曾有8年时间与大海为伴。

“没有海边生活经验的人其实对大海一点概念也没有,可以说绝大部分老百姓对海洋的认识就是餐桌上的小海鲜。”陈尧腿上一道两寸的疤至今还在提醒他,掉到海里多么让人记忆深刻。过去“环保部门不下海”的状况导致多数环保人并不了解大海。

今年1月,生态环境部开展的唐山黑沿子镇试验性排查,为入海排污口的现场排查工作提供了示范。为了让排查工作尽可能专业,本次还特意抽调了海岛城市浙江舟山的工作人员组成海上组,排查烟台的海岛区域。排查期间,陈尧所在的山东烟台机动攻坚组接下了不少难题,也走过不少难走的海岸线。

在烟台龙口的海岸线上,几乎看不到海水养殖场。生态环境部工作人员介绍,在之前的调研中,卫星地图上显示这里“密密麻麻全是养殖大棚”。

当地生态环境局干部介绍,去年龙口市启动了综合整治工作,在整治范围内的养殖场均被拆除。

“过去因为养殖场,这里每隔5米或10米就有一根管子伸进海里,蓬莱市的一个小海湾内就有四五个家庭养殖场。”参与排查的山东省生态环境厅海洋处干部于亮辰说。

6月26日审计署发布的《国务院关于2018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》也提到了环渤海地区养殖场的状况。该报告显示,渤海的主要问题之一在于污染源头治理不到位,1439个养殖场未按要求办理环评、处理废物或关闭搬迁。

“没有谁为大海说话”

陈尧白天操作无人机,晚上则要整理当天的排查数据。

凭借无人机这双“火眼金睛”,陈尧和组员发现有一条黑水沟通往八里沙河入海口,“黑水沟流经的防护林枯死了一大片”。现场快检结果显示,该沟水样的COD(化学需氧量)、氨氮等浓度指标均已“爆表”。

这个需要穿过一片树林才能发现的黑水沟,在一家企业的墙外。排查人员江冰分析,就枯木的表面附着物及周围环境来看,枯木至少已存在数月。

江冰用“灯下黑”来形容这些过去被忽略的排污口,“有的企业里面很干净,但外面的院墙哗啦啦流水”。

“不是这次行动,谁关注过海边有多少排污口?”陈尧说。

在排污口成为排查对象前,“查哪些排污口”“小排污口要不要查”一度存在争议。

一些人认为,最重要的是抓住源头,管好规模以上企业,“按照二八定则,20%的排污口产生了80%的污染物”“查小口子没有意义”。对此,陈尧认为,没被关注的排污口才是“沉默的大多数”,“很多企业环境管理不到位,市政硬件设施存在缺陷。你走到海边就会发现,有雨水口在晴天冒黑水。”

在开始的一天半时间里,攻坚组走走停停,一路发现直径半米的排污口超过20个,碗口粗的排污口则达四五十个。

在龙口市黄河营村,几处排污口通向入海河流,干燥的气候使当地不少河流干涸。排查人员判断,一旦下雨或是到了汛期,之前堆积的垃圾就有可能顺着管道、沟渠、河道,一路冲到海里。

“在过去,大海不就是个垃圾桶吗?大家都这么想。”在陈尧看来,无论是直接设置在海岸上的排污口,还是通过河流、沟渠、滩涂排污,都是因为“没有谁为大海说话”。

给排污口发身份证

这次排查工作中,每个疑似排污口都受到关注。用生态环境部执法局相关负责人的话来说,就是“给每一个排污口发一张身份证”,“身份证”上详细记录了排污口的位置和形状。一份旨在摸清底数的排污口名录正在形成。

过去,环保人手里只有两样文件:环保部门审批的企业排污口名录与海洋部门审批的入海排污口名录。

从排查流程到制定规范,一切都在探索之中。水下机器人、无人机和快检试剂包等技术手段也时刻面临考验。

“在长江入河排污口的现场排查中,水下机器人用得还行,但在海边用起来还是挺费事。”陈尧刚用水下机器人做完排查,他说,海浪往复冲击使水下机器人很难保持平衡,加上渔线多、海草密,攻坚组员有时需要亲自将被缠住的机器人“救”回来。

海浪、礁石、海草、底泥、垃圾都在考验水下机器人和无人船等装备的适用性。对排查的另一“利器”无人机来说,关键在于操作人员本身,“有的排查人员现场经验足,通过无人机视频判断的识别率就高”。

在排查期间,配备给排查人员的快检试剂包也遭遇了“麻烦”,这个曾在环境应急处置时用来快速判断污染扩散动态的新物件,经历了长江入河排污口试点技术团队的试用,此次再次运用到本次现场排查中。

在对蓬莱市一段海岸进行排查时,攻坚组发现离海岸线不足400米的山凹里有个“彩色格子”,不远处还有条入海沟渠。尽管经现场排查确认,该处为染色废水的收集池,且未发现向大海排污迹象,但攻坚组出于职业习惯,还是决定拿快检试剂包试试废水的“成色”。

但快检结果出现异常。江冰分析,是现有快检试剂包的抗干扰能力不足,“这种含有表面活性剂、复杂有机物成分、盐分的水样,即使是正常监测也很麻烦,最好增加有针对铅、铬等行业特征污染物的试剂包。”目前,烟台市生态环境部门已对该收集池内的水样进行取样监测。

“也许这些排污口少排一吨污水,就能对海洋生态环境作出一点贡献。”生态环境部执法局工作人员介绍,未来等待排查人员的,还有9个城市的渤海入海排污口与62个城市的长江入河排污口。

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 朱彩云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